对公VS零售:12家上市银行的重心之选2020-04-27


近期,“零售转型”的概念被媒体广泛援引,将战略转型的重心移至零售领域,似乎成为部分银行的发展方向。

此类风向是否拥有依据?银行是否有动力来发展零售,其目前态度又是如何?这篇文章,麻袋研究院将根据国内主要上市银行(国有行、股份行)披露的年报数据,就公司及个人贷款业务规模、业务占比、利息收入、不良率等指标展开简要分析。

 

一、贷款业务规模

1.      公司贷款

公司贷款业务是银行机构支持实体经济的有力体现,是多数银行目前聚焦的主业所在。从公司贷款的绝对规模来看,工农中建四大行占据绝对优势,截至2019年年末时点的对公贷款余额均保持在5万亿元级别以上,如图1所示:

 

 

环比增长方面,国有大行的对公新增不及股份银行。其中,民生银行以13.61%的年增长率拔得头筹,浙商银行以12.66%紧随其后。

近年来,银行在对公业务的转型方面动作频频,以中信银行为例,2019年持续推动公司银行一体化转型,强化客户分层、发展交易银行,使公司客户数达到74.3万户,比上年末增长11.3万户,增量创历史新高。

 

2.      零售贷款

相比对公贷款,零售贷款的规模量级有所欠缺。以宇宙行——工行为例,其年末对公贷款逼近十万亿元规模,比零售贷款多出了三万余亿元。从个贷绝对规模来看,工农中建四大行依旧占据了绝对地位,下图展示了各行2019年个人贷款余额:

 

年增长率数据显示,浙商银行由于原先个贷基数较小,其年增竟高达36.87%;招商、平安、中信、邮储亦在个贷方面获得15%的增速。结合公司贷款增长数据,尽管多数银行个贷规模不及公司贷款,但表现出较好的成长性。

1数据显示,12家银行中,9家公司贷款规模大于个人贷款;3家个人贷款规模占据绝对地位的银行包括平安银行、招商银行和邮储银行。平安、招行亦被市场视作零售转型的典范。根据历史数据,2007年时招商银行的个贷占比还不到30%,而如今已超半壁江山。

 

在个贷占比呈现绝对优势的名单中,邮储银行是其中唯一一家国有大行。年报数据显示,邮储银行拥有近4 万个网点、超6 亿客户的资源优势——“在行业零售金融快速发展的市场形势下,本行加速向数据驱动、渠道协同、批零联动、运营高效的新零售银行转型,有力推动差异化的零售银行战略定位有效落地。”邮储银行坚守零售银行战略定位,服务超过中国人口40%的个人客户,较上年末增加2661.11 万户;管理零售客户资产(AUM)超过10 万亿元,较上年末增加8000 余亿元。

 

二、盈利与不良

1.      不良率

不良率反馈银行资产的质量情况。麻袋研究院分别对公司贷款、个人贷款不良率进行了统计,12家银行中有10家银行个贷业务不良率均低于公司业务不良率,两家公司不良率相对更优的分别为民生银行和邮储银行,如下表所示:

 

12家银行中,个贷不良最低的为建设银行。建行在年报中表示,“通过完善信贷政策制度、细化客户选择标准、坚持行业限额管理,持续优化信贷结构,不良贷款率保持在较低水平。”

 

2.      利息收入

利息收入是不同类型资产盈利价值的体现,而平均收益率则反映出资产收益情况。表3整理了银行公司/个人贷款的利息收入与平均收益率情况:

 

上表中反映的规律是:个人贷款资产的平均收益率普遍大于公司资产;国有大行的平均收益率普遍大于股份行。多家银行个贷平均收益率超过6%,其中平安银行个贷收益率以7.74%遥遥领先,同样主打零售银行概念的招商银行,其个贷收益率为6.07%结合上文两家银行的不良率数据,零售资产不良率显著低于对公资产,而其盈利水平又优于对公,这给予了这些银行发展零售的充分动力。

 

三、对公or零售?

尽管“零售转型”的口号在市场间广为流传,但各行态度究竟如何?

从年报观察,除招行、平安、邮储依旧体现其长期零售重心的战略方针,而其他银行则表现各异,具体而言分为三类:

一是对零售业务表现出极大兴趣。光大银行在获取零售业务带来的红利后表示,“零售业务价值创造能力和高质量发展能力不断提升,在营业收入贡献、零售客户总量、资产质量等关键指标领先优势明显。。零售业务为全行营业收入做出了重要贡献,业务转型初见成效。”

二是未明确业务偏重。例如建设银行在年报中简单表示“本行努力践行新金融理念,纵深推进新零售发展”;农业银行既提及推进零售业务与网点转型,又表示“加快对公场景金融建设,强化产品整合和业务集成,为产业链核心客户及其上下游提供“交易+融资”综合服务方案”。

三是坚持以对公为重。例如中信银行表示,对公业务是其传统优势,过去一念间对公业务一体化经营水平整体有所提升,实现了对公客户高质量增长。

 

总结

疫情背景下带来的数字金融发展,为银行大力拓展零售业务提供了良好契机。

从年报信息观察,银行披露的零售业务转型,更侧重于搭建线上设施、推进线上营销等,而并非整体战略向零售业务进行倾斜。

疫情后时代,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备受市场关注。月初,银保监会发布《商业银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监管评价暂行办法(试行)》,对商业银行支农支小制定了详细的评价条例。

麻袋研究院认为,零售资产固然由于其不良较低、盈利较好备受市场关注,而银行作为普惠金融承担的社会性责任同样需要其在对公领域发挥重要作用。

零售转型并不等于零售重心。重要的是坚守其战略定位并发挥所长,结合大数据、数字经济的不断升级,才能够在疫情后市场进行突围。

 

/麻袋研究院 苏筱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