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网易卖小贷,看互金平台如何急流勇退2020-03-18

——“ 互联网金融风口已过。绝大部分互金平台应该专注于某一项主业,而不是做成大而全的综合平台,如同网易放弃金融业务,专注于互联网游戏等主业,股价反而上涨。”


近几年,互联网平台在金融领域不断开疆扩土,但网易却不断做减法,接连放弃各类金融业务。

从2017年11月宣布下线所有金融产品,到2018年11月底彻底放弃理财业务,不再提供基金、保险、股票、债券等在线金融产品销售服务,再到2020年1月将网易小贷股权转让给连连集团。

据网易金融离职员工透露,跟金融相关的,目前仅剩支付牌照,主要用于游戏的资金跨境结算,海外游戏业务量还可以。

虽然在互联网金融领域想象空间越来越小,但是网易股价却触底反弹,重回300美元高点。

网易不是先例。

早在2017年3月2日,京东集团宣布剥离京东金融业务,专注于电商,股价从30美元涨到40美元,最高接近50美元,涨幅超过30%。

此外,熊猫金控剥离P2P网贷业务,也曾出现股价大涨。

相反,二三四五、三六零、百度等平台型互联网公司在金融领域不断扩展业务版图,股价却不温不火,甚至有所下跌。

如二三四五从2015年开始转型互联网金融,股价从转型之初的10元以上,一直下降到目前的3元左右。百度、360金融股价近两年也不尽如意。

麻袋研究院认为,互联网金融业务规模越大,或有风险也越大,投资人对互联网公司的定位将从科技公司的高估值渐渐转向金融公司低估值。

例如,招商银行(600036.SH)市盈率仅9.59,二三四五(002195.SZ)市盈率17.8。因此,随着二三四五的信贷等金融业务规模不断上升,其未来股价反而可能按照招商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估值,从而进一步下跌。



此外,一些互联网金融机构,因为收购金融牌照进一步推高运营成本,而拖累主业,迟迟不能盈利。

随着监管趋严,互联网流量红利的消失,不管消费金融、还是互联网理财,均已经从蓝海变成红海,未来将有大量从业机构退出互联网金融领域。

因此,麻袋研究院认为,在监管趋严和经济增长放慢的周期里,互联网金融机构更应该轻装上阵,多做减法,减少副业投入,专注于主业,反而可能有更好的发展机会。具体来分析一下各业务线优劣势,供互金企业取舍法则:


01、基金代销

2015年之前,基金销售申购费率多为四折(即1.5%*0.4=0.6%),且申购费全归销售平台,东方财富(天天基金母公司)在2015年的牛市里净利润高达18.5亿,是之前五年利润总和的六倍。

但是,好景不长,2016年蚂蚁金服率先将偏股基金销售费率降至1折,东方财富2017年净利润随之下降60%,即使第一大股东是腾讯的好买财富,净利润也从2015年盈利3182万转变为2016年亏损9110.9万。

现如今,基金代销业务经过前些年的激烈价格竞争,申购费早已经全面降至一折(偏股基金)。

对于众多持牌中小基金代销平台来说,无异于致命一击,业务收入已经很难覆盖运营、开发成本。

目前,互联网基金代销已经被蚂蚁金服、天天基金等少数巨头牢牢垄断,其中,蚂蚁金服还需要不断发红包补贴客户,来吸引客户在其平台申购基金,其他中小持牌基金代销公司只能苦苦挣扎。


02、保险代销

虽然互联网保险代销佣金较高,且保险代销开发维护成本远低于基金代销,也没有像基金代销那样大打价格战,但是互联网用户对保险认识不足,购买积极性一直不高,转化率较低。

从而,互联网平台的代销佣金总收入一直处于较低水平。例如上市公司慧择保险,2017年、2018年、2019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分别为-9717元、315元、2245元。

因此,众多互联网金融平台想要通过申请保险经纪牌照转型保险销售平台,盈利将困难重重。


03、消费金融

网贷“141号文”、“83号文”、“三降”等监管政策不仅堵死了P2P网贷、小额贷款公司等众多消费金融机构的资金来源。近期监管部门通过窗口指导,不断限制消费金融平台收费,趸交服务费更是被当做砍头息,禁止收取,极大提高了信贷业务风险。

部分持牌金融机构综合息费甚至被限制在IRR24%以内,息差不断下降。

再加上扫黑除恶,上门催收等更可能被当做黑恶势力,贷后催收越来越难。

准备赴美敲钟的美利金融创始人被抓,捷信消费金融公司母公司捷信集团港股上市也被迫暂停。

受此影响,众多线下消费金融机构被迫转型线上,使得原本已经很拥挤的互联网贷款业务竞争更加激烈。

可以预见,即使持牌消费金融机构,在新冠肺炎疫情笼罩下的2020年,盈利前景也堪忧。


04、网络小贷

截至2019年9月30日,小额贷款公司7680家,与2015年9月的高峰相比减少了1285家,贷款余额已经五年维持不变,始终没有突破一万亿,甚至有开始下降的势头。

即使蚂蚁金服、小米金融、万达金融等互联网巨头,也受制于网络小贷的监管政策,只能将其作为助贷或联合贷款业务的敲门砖,自营规模很难做大。

当前,网络小贷牌照好比一块鸡肋,弃之可惜,食之无味。


05、支付业务

从2015年注销首张支付牌照以来,截至2019年7月,已经有33张支付牌照被注销。为小微提供支付结算起家的上市公司汇付天下,股价早已腰斩。

目前,支付领域已经被微信、支付宝牢牢垄断,银联旗下云闪付投入巨额推广费用,也仍在苦苦挣扎。

部分支付公司为了生存,冒险为现金贷等高炮平台提供支付通道,被监管部门处以顶格罚款,甚至吊销支付业务许可证。


06、总结与建议

互联网金融业务的发展已经进入白热化、存量竞争阶段,基金、保险代销价格战此起彼伏,消费金融息差不断减少,支付业务因为互联网金融整顿而大受影响,整个互联网金融盈利越来越困难。

从网易卖小贷牌照可以看出,放弃自己不擅长的金融业务,集中精力在自己擅长的游戏等领域反而更能获得投资人青睐。

因此,从维护股价的角度考虑,大多数互联网平台并不适合申请保险代销、基金代销、支付、网络小贷等金融牌照布局综合理财业务,而应该选择性的放弃一些金融业务,学会急流勇退,专注于自己擅长的业务领域,做大做强。

据麻袋研究院了解,某互联网金融平台将客户导流给其他金融机构,半年导流费净收入超过千万,还不用承担任何风险,而其自营业务却迟迟还没有盈利。

因此,为了减少沉没成本,对于大部分互联网平台,此时,更应该将存量客户尽快变现,如将存量客户导流给其他金融机构获取导流费,而不是申请金融牌照,通过外部获客开展自身并没有优势的金融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