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家城商行消费贷解析:分化较大、瓶颈显著2020-02-26


20201月,已有两块消金牌照迅速落地——银保监会官网显示,光大消费金融公司、重庆小米金融消费金融公司先后获批,分别成为第2728家获得牌照的消金公司。

近两年,消费金融市场方兴未艾,众多玩家如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信托公司、互联网巨头等争相入局,而传统银行亦开始谋变,将零售金融作为战略发展的着力点。

这篇文章,我们将对国内目前在个人消费金融领域规模领先的13家主要城商行作一盘点,并针对其发展现状予以点评。

 

一、城商行发展个人消费贷现状解析

观察近期A股主要城商行的半年报、年报,几乎都无一例外地提到了零售业务转型计划。零售业务,主要包括个人经营贷、个人房贷以及个人消费贷等重点领域。下文就余额规模、持牌消金机构参股等方面进行解析:

 

1.      余额规模

观察2019年半年报,主要城商行的个人消费贷规模均有所增长,甚至有成为中流砥柱之势,如下表所示:

 


上述银行中,南京银行、江苏银行等消费贷龙头主体均获得了超过20%的增幅,长沙银行、青岛银行的增幅更是高达40%以上;但也有部分城商行不增反降,例如宁波银行、郑州银行与成都银行。据了解,宁波银行在报告期间内大力发展经营贷款,消费贷规模则相应收缩。

除了规模上升,消费贷所占的比重亦在增长,例如天津银行个人消费贷共计1011.7亿元,占总个人贷款的76.2%;又如南京银行,其消费贷规模在零售贷款余额中占比达51.08%;再如长沙银行,个人消费贷业务占个人信贷比重,在截至2019年年中的半年间从12.78%上升至15.19%

 

2.      参股消金公司

城商行不仅开发自营消费贷产品,还通过参股持牌消金公司深度参与消费市场,样本中的城商行中,就有6家先后涉足持牌消金公司,如下表整理所示:


 

除以上银行,还有两家城商行曾试图加入发起设立持牌消金机构的队伍中,如郑州银行在2016年年报称,其战略与发展委员会已审议通过发起设立九鼎消费金融有限公司的议案;又如宁波银行于20186月发布公告称,拟以自有资金出资人民币3亿元与上述公司共同发起设立永赢消费金融有限公司,但上述两家机构在公布消息后并无下文。

 

二、主要业务分析

 

1.      消费金融产品

上市城商行中,南京银行的个人消费贷产品线最为丰富,包括信易贷、你好e贷、随鑫花等五种产品,其次为苏州银行、上海银行、长沙银行和青岛银行。而西安银行、成都银行等仅拥有单一的消费贷产品——综合消费贷,并且需要申请人提供担保。

 

 

 

对上述消费贷产品的申请要求进行梳理,发现具有如下共同点:

一是客户资质要求较高,主要以公积金人士、白领为主,如南京银行你好e贷、宁波银行白领通;再如部分消费贷款产品针对持卡用户,如江苏银行卡易贷、上海银行快线贷等;除此以外,还有银行针对其代发薪资客户推出的具体产品,如郑州银行优先贷、青岛银行薪金贷等。

二是部分产品仍为线下审核,纯线上审核参与度不高。目前,纯线上审核对用户资质仍存有一定要求,例如南京银行你好e贷、长沙银行快乐秒贷等。

 

2.      金融科技业务

金融科技是消费信贷的推动器,消费信贷之所以能够快速发展,离不开科技的赋能。公开资料显示,尽管样本银行在金融科技领域均有所建树,但多集中在小微企业、供应链金融等TO B领域,消费贷方面则多通过合作方式。

目前,样本银行在信贷领域的金融科技应用,主要有:

一是宁波银行的“快审快贷”产品。114日,人行营业管理部披露2020年第一批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应用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就有“快审快贷”。该产品采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通过对企业、个人的多维度数据进行综合分析,优化信贷审批模型,实现信贷智能管理。

二是南京银行的“鑫云+”平台。早在2017年,南京银行就与阿里云和蚂蚁金服战略合作,完成了国内第一家实现分布式核心业务系统——“鑫云+”的建设。该平台打造了全自动智能化决策引擎系统,实现线上业务完全审批全流程自动化,实现贷前、中、后各环节监控分析;同时还能利用智能客服系统,实现机器人智能催收。

 

三、合作机构分析

城商行在场景、流量等方面有所受限,因此会寻求外部第三方机构进行合作以取长补短。在城商行的合作业务类型中,主要区分为资金、综合和其他三类:

 

 

资金:由城商行为合作机构提供资金,此类合作对象多为大型互联网公司,例如蚂蚁金服、京东数科、360金融等。

综合:由城商行与合作机构开展战略合作,例如20191月,江苏银行与美团点评签订战略协议,以双方各自在金融和科技领域的优势,共同为客户提供“小微服务+客户生活+消费金融”的特色化、差异化服务,打通金融场景服务“最后一公里”。

其他:以上海银行与支付宝海外版合作为例,外国用户可通过支付宝海外版进入上海银行主导推出的“TourPass”小程序,申请到一张上海银行的电子“消费卡”

 

四、城商行参与消费金融业务的瓶颈

城商行作为中小银行队伍的重要成员,近年来积极布局了消费金融相关业务。但与此同时,短中期内也发生了局势变化,“消金战略”的印记渐渐淡去,其原因解析如下:

一是消费贷资金流向的管控问题。近年来,消费贷因资金挪用问题屡屡被罚。被罚一方面存在主观纵容的因素,而另一方面,也具有客观风控水平不到位、监测系统存有漏洞等因素。 


二是贷后环境较为严峻。以收缩规模的宁波银行为例,其在2019年的涉案信息迎来激增,企查查信息如图所示:

 

          再如上海银行2019年中报显示,上海银行不良率从去年底的0.52%上升到0.89%;郑州银行等银行的个人消费贷不良率已高于个人贷款的整体不良率。

近年来个人消费金融业务基数大、发展快,市场竞争激烈下客群亦有所下沉,整体不良率已有上升趋势;而自2020年春节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各银行消费贷、信用卡业务不良率均有抬头迹象,一些银行更是收紧贷前策略,受疫情影响、急需资金的普通个人由此被拒之门外。

 

五、总结

在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工作的收官之年,非持牌机构逐步退出市场,而其原有占据的市场份额,为万亿消费金融市场份额留下巨大的发展空间。

持牌金融机构的风险偏好,注定与原生互联网金融机构存在差异,近期IRR24%的窗口指导利率流出引发市场争议,部分专家学者呼吁,应当在36%的法律红线下,充分给持牌金融机构以利率定价的自主性。

今年1月,银保监会下发《关于推动银行业和保险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到2025年,我国要实现金融结构更加优化,形成多层次、广覆盖、有差异的银行保险机构体系。笔者认为,从供给侧来看,差异化能够不同机构错位竞争,避免赛道拥挤和同质化泛滥;而从需求端来看,差异化能够覆盖到更多不同层级的群体,真正服务到普惠人群。

银行对待消金业务态度的微妙转变,正是其基于市场、政策等作出的自主调节。如何通过市场化手段引导供给侧的 “差异化”,覆盖部分下沉用户群体,亦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