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研究】不可能的任务?银行求解消费贷款用途管控2019-10-23


近期,监管频频针对消费贷款资金违规使用问题,向银行、信托等机构开出大额罚单。各地银保监也纷纷出台政策,1012日,北京银保监局印发《关于规范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类业务及互联网保险业务的通知》,提出严格落实自主风控原则,严防信贷资金违规流入网络借贷平台、房地产市场等领域。9月,浙江银保监局印发了《关于进一步规范个人消费贷款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银行机构加强个人消费贷款用途管控,确保用途与合同约定一致,严禁贷款资金违规流入股市、楼市以及其他投资性领域。 


近年来房地产贷款的快速增长导致居民的杠杆水平上升,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居民的消费支出能力,对消费形成挤出效应。同时一旦房价出现大幅波动,购房者可能会断供,加大了银行的风险敞口。监管严查消费贷款的流向,加大消费贷款违规挪用的惩罚力度,旨在降低银行业的风险,维护市场稳定。


当前个人消费贷款用途概况


目前,银行业金融机构提供的消费贷款主要包括汽车购买、房屋装修、教育、旅游等类型贷款业务,从贷款用途来看,面对的客户人群主要集中于中高端收入人群。




根据央行数据,我国个人消费贷款余额快速增长,截至2018年,个人消费贷款余额(除房贷)为12.05万亿元,同比2017年增长25.5%




个人消费贷款业务包括信用卡业务和其他个人消费贷款业务,信用卡业务以日常消费为主,超市购物、网络购物和美食餐饮的信用卡业务消费占比均高于50%




消费贷款流向存在的问题及原因


1. 消费贷款供求不平衡 


作为消费贷款的供给方,银行等金融机构的贷款主体是具有稳定工作的事业单位、国企工作人员、具有高收入的公司白领阶层。




另一方面,作为个人消费贷款的主要需求方,是部分资质较差,可能没有稳定工作及收入来源,没有征信记录的人群,这部分人群很难从商业银行获得消费贷款。消费贷款供给与需求的严重不平衡,导致了部分消费贷款最终并没有流向消费领域,而是流向了房市、股市。


2. 消费贷款的设定用途与实际用途偏离大

 

2018年消费贷款总额12.05万亿元,2017年消费贷款总额9.6万亿元,增长比例达到25.5%。而社会消费零售总额2018年为38万亿元,2017年为36万亿元,增长比例为4%。消费贷款的增加并没有带来零售总额相应的增加,社会消费零售总额的增长幅度远远低于消费贷款总额的增长幅度。因此有很大一部分的消费贷款资金流入了非消费领域,如房地产市场、股市。




3. 商业银行为追逐盈利,对贷款用途管控意愿不强

 

商业银行为追求利润、降低风险,更愿意将消费贷款发放给优质客户,而房地产贷款具有期限长、有房产抵押物等特点,即使在房地产贷款业务受限的政策背景下,商业银行为了减少政策对利润的影响,会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业务人员迫于考核压力,会联合借款人将消费贷款转化为首付款。从便捷性来说,银行要求贷款人提供消费凭证,会严重影响贷款发放的用户体验,降低客户借贷意愿;同时,相对于市场上不需要提供消费凭证的其他贷款机构,银行会在竞争中处于劣势。而在银行与助贷机构合作发放消费贷款的模式中,助贷机构承担兜底风险、银行提供资金的情况下,银行并没有强烈的意愿进行客户贷款用途管控。另一方面,以蚂蚁借呗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机构,仅在申请借款环节,要求用户简单选择借款用途,在借款申请提交后,不再追踪贷款资金流向和用途。从技术角度来说,客户提现后的资金流向也无法追踪。


 


从贷后环节来说,银行的普遍做法是要求借款人提供消费票据,但在实际操作中,银行客服索要消费票据并未覆盖所有借款用户,且大部分银行索要消费凭证的电子邮件、电话或APP推送消息,都如石沉大海,得不到借款人回应。当这类情况发生时,银行对借款人也无相应惩戒措施。




4. 受到房地产市场环境的影响

当前房价过高,与居民的工资收入水平不匹配,同时房地产贷款发放政策趋严,导致部分居民只能通过消费贷款来用于首付款以及缓解后续的还贷压力。

 

消费贷款流向管控的漏洞

 

对于消费贷款的流向,银行一方面缺乏有效监控手段,另一方面也没有监控贷款流向的意愿。而监管对于银行的处罚力度虽然逐年加强,但对于借贷者个人,也缺乏有效惩戒措施。


贷款用途的真实性审查难度大:实际业务中,借款人与贷款人的信息不对称,我国的金融体系没有实现数据共享,借款人获得消费贷款后,在各银行账户间转换,对银行来讲,全面跟踪检查每一笔资金的流向存在很大难度,大多情况只能采用抽查的方式,发放贷款银行很难对资金流向真正监控。另一方面,商业银行为追逐盈利对消费贷款管控的主动性不强


监管对借款人违规挪用贷款资金的处罚力度不够:贷款人发现借款人改变贷款用途后,通常的做法是要求借款人尽快还款,没有任何行政处罚和经济处罚,对于挪用贷款的行为不纳入央行征信系统。这也在一定程度上纵容了借款人的违规行为。


消费贷款流向管控的建议

 

1. 健全金融监管体制,实行审贷分离的内控机制

消费贷款的监管体制方面,可以借鉴国外成熟市场的经验。


美国作为全球金融市场最为成熟的国家,也是消费金融的发源地,其消费信贷监管制度是消费贷款管控的典范,美国在消费贷款管控中提出了不负责贷款概念,指在贷款活动中如出现不道德、欺诈等行为,将会取消消费信贷业务,注重对投资者和消费者的保护。建立内部控制制度,实行审贷分离的方式,有效监管金融机构内部风险。


俄罗斯对于消费贷款的管控主要是银行跟消费商家合作,只提供给针对消费商家的消费贷款,因此可以大大减少消费贷款资金滥用的可能性。

 

2.完善消费信贷法律制度,充分发挥消费信贷的经济与金融功能

美国出台了《公平信用报告》、《消费信贷保护法》、《消费信贷限制计划》等多部消费信贷类法律制度,而英国的消费信贷监管主要依据《1974年消费信贷法案》、《2008年消费贷款指令》。反观中国,近两年随着消费贷款行业的爆发,行业乱象环生,亟需制定消费信贷法律制度对业务进行规范,引导行业健康、有序的发展。


3. 完备征信管理体系,优化风险管理检测工具,有效降低消费贷款的风险管理成本

美国、日本都有专门的信用评估机构,除了商业银行本身收集的个人信用资料,专门的信用调查机构也可以参与信用资料收集。贷款公司可以利用这些专业公司提供的信用数据,以便于全面了解借款人的信用情况。


随着征信技术的提升,很多与个人信用相关的记录都将被纳入大数据征信模型中,如个人日常生活消费、物业费、缴税情况、购物习惯等,加快征信数据与央行数据的融合,实现各放贷机构间数据的共享,才能更好的控制信贷资金流向,建立完整的信息系统,使得客户经理、风险评估人员可以很清楚的了解客户的信息及信用状况。


4. 创新消费贷款发放方式,控制消费贷款使用途径

银行可以加大受托支付的消费贷款产品的研发力度,来限定消费贷款用途。同时,银行还可以加大与商家的贷款产品合作,消费贷款提供给在商家购买消费品的客户,以此来控制消费者的贷款使用途径。